•8/11/2010


  這個(8)月3號,民進黨主席在板橋總部召開「2010個期待」的競選記者會後,特別對五星級的縣長楊秋興喊話,「民進黨是他待了很久的家,只有家裡頭的人才會真正關懷他,只有家裡的人才會真正為他想。」隔天8月4號,蔡主席又在民進黨中常會表示「黨會動員全黨的力量,盡最大努力,務必讓楊秋興留在民進黨這個大家庭中。」

  楊秋興說他參選大高雄市長的心意已定,因為高雄在沒落,身為在地子弟憂心忡忡,高雄現在在台灣當老二,不要以後成為五都之末,所以他有使命,要給市民一個選擇。但綠營名嘴及支持者一片譁然,韃伐聲四起,儘管在7月中旬我就聽到黨內院長級、國會領袖告訴我,楊秋興會參選大高雄市長,也聽到蔡主席在某一個場合證實這一點,但我還是不敢置信。

  楊秋興是民進黨不可多得的政治領袖,更是台灣國家的人才精英,歷任省議員、立委及兩任 9年縣長,絕對有資格、能力出任大高雄市長,可惜沒被民進黨提名。未被提名仍執意參選,据了解是楊陣營評估楊秋興有機會當選,勝選利基包括有,他可以獲得宗教界及企業界還有中間選民、淺藍、藍與橘營的支持,加上縣長 9年政績斐然,連續4年拿到五顆星,國民黨的黃昭順一定被邊緣化,最後是秋菊之爭,他會勝出。一廂情願的如意算盤,人人會算,我的經驗告訴我,民主選舉恐非如此,選舉不是數學 1+1=2,而是化學隨時都會起變化。

  中國國民黨長期以來在宗教界的人脈經營,不是任何政黨所能望其項背的,尤非做了幾年縣長就能深耕鞏固。在台灣宗教信仰自由,除特殊的少數外,不是教主所能完全指揮左右投票行為,即使原住民選區端靠教會牧師也很有限。1996年總統大選,基督教的李登登輝囊括 54%的選票,虔誠佛教徒的陳履安自恃可以得到佛教四大名山的支持,只拿到 100萬票。2004年星雲和尚沒有支持我,但我在佛光山所在的高雄縣則贏了 12萬票。

  時代的不同,大企業的老闆不會去管員工的投票取向,管了也沒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或許還不是很成熟,但秘密投票讓員工享有絕對的投票隱私,不是企業老闆或主管所能全部施壓。大企業老闆可以挹注競選經費,但鈔票不等於選票,因為都是兩邊或三邊押寶。反而中小企業的小工廠、小店面、小老闆與人數不多的員工關係密切,為了支持的對象,可以放假投票。

  有無中間選民容有不同的解釋,但我認為真正的中間選民是不投票的人,既投了票,除非是廢票,哪有投中間的?綠營的候選人想要拿到藍營或橘營的票不是不可能,但有限,除非國民黨或親民黨沒有推出候選人改支持無黨籍人士。但年底五都國民黨都已提名自己的市長候選人,自不可能「棄黃保楊」。2002年高雄市長選舉,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前嘉義市長、內政部長張博雅跳出來參選,据說也是國、親兩黨的有力人士鼓動的結果,誘之以藍、橘營會支持。後來國民黨正式推出正藍的黃俊英,國親兩黨原先答應要支持的票全都回籠,張博雅只拿到一萬多票,施明德更少於一萬票,連議員的選票都不如,只是被利用來分散謝長廷的選票而已。

  所謂打政績牌未必是選舉投票的唯一考慮。我在 1998年競選市長連任時,當時市政的治理能力並不差,任期一半的《中時晚報》民調,我的施政滿意度高達 89%。任期屆滿的《聯合報》民調,我的施政滿意度還有 76%,但落選了,因為得票率只有 46%,有 30%的台北市民可以肯定我的政績表現,滿意我的治理能力,卻沒有投票給我。

  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有三位候選人,謝長廷的高雄市治理能力遠遠在同時期的馬英九之上,打出高雄市的政績牌仍輸給表現平庸的郝龍斌一大截。另一位候選人宋楚瑜在省長任內政績亮麗,轉而競選台北市長只得到 5萬票,少得可憐,因為沒有參選的正當性,仍被唾棄。楊秋興固然在兩次縣長選舉都贏對手 10萬票以上,並不等於年底再選也會有如此佳績,畢竟時空環境不同,競選對手也不一樣。如同馬英九 2008年總統選票高達 765萬票,經過2年多的執政,現在也沒了。
 
  國民黨早已提名從政 30年的黃昭順立委選市長,不能小看、輕敵。期待國民黨最後會「棄黃保楊」,完全不切實際。依最新民調顯示,楊秋興的參選僅輸給陳菊,仍贏黃昭順,有人解釋楊秋興的投入會讓黃昭順邊緣化。惟懂選舉的人都知道民調可參考,但不能盡信,因為民調是可以改變的,1997年台南市長選舉,許添財執意參選也是看到民調顯示他一個人贏過其他三個人的總和,民進黨的張燦鍙更是敬陪末座,但政黨對決結果,第四名的張燦鍙勝出,國民黨候選人次之,民調第一的許添財變成第 3。四年後許添財改披綠旗當選,未獲黨提名的張燦鍙只拿到 8000票。2002年高雄市長選舉,謝長廷原先以相當差距領先黃俊英,投票前一星期黃俊英竟然超前,所幸經過最後的力拼,謝長廷才以 2.5%的差距連任成功。

  我們不能輕忽楊秋興的政治實力,也不懷疑楊秋興的參選動機,希望最後一刻,楊秋興可以改變心意。日前台灣「政治先覺」鄭新助說秋菊兩人都跟他有一定的好交情,他的態度就是「要給台灣派贏,不能給國民黨贏」,而且「君子絕交;不出惡言」。我完全同意。而給台灣派贏就是給民進黨正式提名的陳菊市長當選。

  記得 2000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前主席也參選,許信良揚言要拿10%、100萬票,對我造成壓力,但我的態度是不在意、不理會、不批評,把他當作不存在,最後許信良被邊緣化,只取得7萬票,約 0.5%的得票率。2006年高雄市長選舉,台聯推出李登輝點將的羅志明讓陳菊陣營相當頭痛,我也建議陳菊不要理他,不要回應他的攻擊,羅志明邊緣化的結果只獲得6000票,比議員的票還少。

  楊秋興連續4年拿到五顆星的高度評價,陳菊今年才首度獲得,論政績,楊不輸陳,但為何陳菊會贏得黨內初選以及在一年來的民調施政滿意度與市長選舉支持度都居高不下,贏的策略與關鍵在「格局」的不同。陳菊去年 7月成功舉辦高雄世運,把高雄推上世界舞台,個人聲望也登上政治最高峰。接著邀請圖博政治領袖達賴喇嘛來台為88災民及罹難者祈福慰安;並在高雄電影節,不畏中國打壓,堅持撥放熱比婭的《愛的十個條件》,帶領高雄成為世界級的城市和台灣的人權首都,這些都是楊秋興所不及。

  如果說民進黨的領導階層及五都選戰小組對楊秋興參選事件一點責任都沒有,也未免對楊秋興太不公平。只是此時此刻台灣社會對馬英九二年多來施政無能、漠視民意、路線錯誤,亟思在五都選舉給馬英九教訓的政經氛圍下,普遍不便明說,不代表問題不存在。本來「西線無戰事」的南二都,卻發生名資深政治評論家吳國棟所說的「諸侯內戰、火燒中央」的憾事。「諸侯內戰」不可怕,「火燒中央」則不能大意。楊秋興參選事件的政治效應一定是有的,不僅會衝擊其他各都的選情,更會波及最主要的 2012年立委及總統大選。只有籲請民進黨及綠營支持者更加團結打拼,全力拉票,以期五都全贏。

  我待在民進黨這個大家庭前後 22年,比楊秋興還久,我很想回民進黨這個家,卻回不了家,因為家裡有人不希望我回家。如今看到有人想要離開民進黨這個家,從主席以降大家都溫情喊話,希望能留住在家。願楊縣長秋興兄多珍惜,重新思考有無必要離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8/11/2010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2 意見:

On 2010年8月23日 上午12:06:00 , 匿名 提到...

學姊 個人淺見 看完阿扁的文章感覺分析透撤 基本上國民黨的基礎建立在個人利益及樁腳組織 一但沒了利益隨時脫黨參選都能贏得勝選 但民進黨的基礎建立在本土意識及台灣優先上 脫黨無論擁有多麼冠冕堂皇的說詞 都無法師出有名 因為台語叫作背骨 民進黨有其國民黨選民所沒有的革命情感 就算我初選支持楊 如今我也識楊如賣主求榮之徒 而如果把票也投給楊的選民 不也證明自己也是一丘之駱 做人的價值何在 正義何在 學弟

 
On 2010年8月24日 下午11:31:00 , Tammy 提到...

學弟你分析的沒錯,支持綠的人無法接受像楊秋興這樣背骨的人,更可惡的是他還為了要藍的選票可以把之前他自己的說過做過的事都否決掉,可以說他自己把自己政治路搞垮了,把他之前任內所做的典範也一併都毀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