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2007

昨天看到謝蘇配的新聞,實在是有點給它無言
長久以來say yes的聲浪,讓人以為謝葉配呼之欲出了
沒想到在謝長廷說要在8/15公布副手的前夕來個大逆轉
政治的真假,豈是我們這種百姓能了解的.......
可憐的葉菊蘭,只好含淚輔選

謝蘇配的消息已經讓人失望,今天馬英九特支費案一審宣判無罪
更是讓人無語問蒼天,法院果真是國民黨開的,什麼狗屁無犯意所以無罪
那麼就恭喜咱們所有領有特支費的首長們
特支費不須要都用上公事上
隨便看要養小狗、添家用、子女教育費、買內衣都可啦
只要宣稱自己沒犯意,被查到再把錢捐出去就沒事了
用剩的還可以當成自己的財產拿去申報,好處多多
當然還須要先找像余文這種忠心耿耿隨時準備揹黑鍋的下屬
然後再把責任都推的一乾二淨,就完美無缺了
至於余文被判刑也不用太擔心,對馬來說他仍是最大功臣
若是不幸於2008年馬妞坐上馬統大位,余文的官路想必是步步高昇
反正國民黨用人政策不是一向都是有罪者高升,奉功守法者靠邊站
像馬妞自己跟邱毅禿頭兄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P.S.忘了告訴大家,以上優惠只限於藍軍首長,若是綠軍首長就準備被判重罪關進大牢)

再來想必紅衫軍被起訴的那些人,應該也是無罪吧!
反正判無罪就是司法公正,有罪就是政治迫害

倫家馬妞說一切都要怪阿扁,千錯萬錯都是阿扁當總統的錯
還好有個阿扁可以練,不然藍軍大概也了無生趣吧!

莫非謝陣營早已知道馬將判無罪,早就準備來個謝蘇配迎戰??
只是配合藍營演出一場耐人尋味的戲碼來呼攏大家
何時民進黨的政策是用隔海傳話來選副手承擔國家重任?
蘇貞昌信誓旦旦的說不會出來擔任副手,現在又說會以大局為重
這樣反覆的做法跟馬妞有什麼差別??把民眾當成猴子耍??
民進黨本身若不再好好檢討,拿出魄力來,將會失去政權
連自己國家的國旗都不敢拿出來,還談什麼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人民的一股熱忱貼在執政黨的冷屁股上
2008的這一票難道又要大家含淚投票嗎????
如果讓這種貪污無罪、腦殘只會作秀的人當總統
那台灣就繼續沈淪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8/14/2007 and is filed under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4 意見:

On 2007年8月14日 下午5:02:00 , liau 提到...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jul/24/today-fo1-3.htm

遭恐嚇 侯寬仁:安全受威脅

〔記者楊國文/台北報導〕台北地院合議庭昨勘驗錄音光碟後,未公開作出裁示意見,特偵組檢察官侯寬仁表示,「原則上」尊重法院,但合議庭不裁示,將讓他繼續遭受不白之冤,且目前他接連收到恐嚇信,「安全已受到威脅」。

侯寬仁聽到合議庭對勘驗錄音光碟不作裁示一事,心情沈重,他認為,吳麗洳的筆錄和錄音光碟並無不同,不了解合議庭不作裁示的考量何在,若等到判決時才公布,他可能還要被污衊幾週、甚至幾個月。

侯寬仁表示,他沒有必要,也沒有造假筆錄,但部分平面媒體誤導民眾,指他對吳麗洳製作的筆錄不實,加上幾家電子媒體一再炒作,讓他名譽嚴重受損。他說:「才幾天時間,就收到數十封恐嚇信,對我個人進行謾罵及污衊,只要一日不澄清,我的人身安全都會受到威脅」。

據了解,前高檢署查黑中心召集人、現任法訓所教務組長陳瑞仁,昨主動和侯寬仁連繫,建議他提出妨害名譽告訴。

對此,侯寬仁表示,不僅他個人,連司法機關的名譽、公權力都受到傷害,他將考慮是否提出妨害名譽的告訴,及研究對哪些人提出告訴。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aug/1/today-o2.htm

一種官司 兩種待遇

■ 楊士仁

檢察官辦案,竟然招致嗆聲與恐嚇,有勞內政部長指示警方保護,才敢出門,真是可嘆又可悲!

七月十九日,前台北市長馬英九的特別費案再度開庭,親藍平面媒體甘為馬營律師利用,展開「筆錄不實」攻勢,在找不到起訴檢察官侯寬仁平衡報導之下,一面倒向馬英九;馬營揚言不排除控告侯寬仁瀆職及偽造文書。記者特稿選擇性報導,列舉侯寬仁起訴的周人蔘電玩弊案、太極門兩個案子,不少被告被判無罪,致有「侯檢十八年,不少被告判無罪」的批侯標題。

然而,侯寬仁任職高檢署查緝黑金中心時,偵辦的前立委羅福助案及現任立委何智輝案,後來都遭台北地院判決有罪;羅福助上訴,台灣高院仍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九月。媒體為何不提這些有罪判決的案子?

特定媒體啟動輿論力量,企圖影響法院判決,「討侯」之聲四起,每天十餘封恐嚇信湧向特偵組,揚言要對侯不利。侯寬仁手上還有前行政院長游錫堃等四大天王的重大案子,正加速辦理中,每週六、日都到辦公室加班;「筆錄不實」風波爆發後,侯的家人不讓他加班與出門;這件事情被內政部長李逸洋獲悉,李逸洋交代警方保護,侯寬仁才在二十八及二十九日兩天恢復加班。

以馬英九的特別費案與前查黑中心檢察官陳瑞仁偵辦的國務機要費案比較,侯寬仁曾在銀行被人嗆聲,又接到大批恐嚇信;馬英九被起訴前,立委林國慶送了高架花籃;起訴後柯賜海也送了一個花籃打氣。反觀陳瑞仁,起訴總統夫人吳淑珍後,查黑中心的走廊擺滿大小花籃,泛藍民眾把陳瑞仁當作英雄。同樣是檢察官,都辦社會矚目的重大案件,接獲的花籃為二與數十個之比,反映的問題頗堪玩味。

兩個案子同由台北地院合議庭法官蔡守訓等審理,國務機要費案公訴檢察官張熙懷因為承受太大壓力,身體不適請假;檢察官協會發動聲援,一天之內,有將近八百名、大約全國八成的檢察官連署。馬英九的特別費案,律師指控侯寬仁的偵訊筆錄不實,雖經法院合議庭勘驗錄音帶,仍無法證實;侯寬仁遭此莫虛有的污衊,未見檢察官協會等發動檢察官聲援,這又是哪一種雙重標準、差別待遇?

馬英九特別費案及吳淑珍國務機要費案反映檢察體系、藍綠群眾、媒體立場的差別與偏失,在在值得探討。

(作者為資深媒體從業人員)

 
On 2007年8月14日 下午8:34:00 , liau 提到...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feb/14/today-fo8.htm

陳瑞仁喻馬 像偷東西不戴手套

特別費案辦下去 不會血流成河

〔記者林慶川/台北報導〕馬英九特別費案偵結,馬被起訴,陳瑞仁昨天指出,首長特別費案,每個案子情況不一樣,「辦下去,不會血流成河」。

陳瑞仁指出,目前查黑中心還有幾件特別費案,偵查方向與偵查步驟都已經出來了,全國有六千個首長,但有的人的特別費,每個月只有一、兩萬元,「只要有支出,基本上,我們都認定是特別費支出」。

陳瑞仁坦言,馬英九被起訴,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特別費領了,卻不用;另外,十七萬元特別費沒有用,也全領走,納為己有,「有些首長,特別費若有十七萬元,每個月只領七、八萬元的也有」。

對於外界質疑,馬英九的特別費匯入帳戶內,沒有刻意挪走,才會被起訴,反觀,國務費案,則是現金領走,根本沒法查。

陳瑞仁則說,國務費案,有查過,但清查時,因是領取現金,有「斷點」,這是「證據上的不公平,不是辦案上的不公平」,馬英九這種情況,就像是偷東西不戴手套,騎贓車不拆下車牌的小偷。

陳瑞仁說,此名小偷可能會辯稱,我沒有偷竊的意思,否則,怎麼會笨到不拆車牌、不戴上手套,但實際上,他的行為還是小偷。

對於日後最高檢特偵組成立後,若對特別費案的偵辦標準與見解與馬英九案不同,查黑中心會有何看法?陳瑞仁說,會起訴馬英九,就是確信會判有罪,不過,會尊重法院的判決。

 
On 2007年8月19日 上午12:19:00 , RLSAM 提到...

真是!我還以為我們也可以向馬英九一樣哩!先侵占貪污公款,被發現的話,還出來就算了,反正又沒罪!如果沒被抓到就嘿嘿.....發財囉!

 
On 2007年8月19日 下午11:34:00 , Tammy 提到...

RL你想太多了,只有馬妞有這種待遇啦。馬妞做什麼事都是對的,就算有錯也是阿扁的錯,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