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2008

  520在民進黨下台,國民黨歡喜慶祝就職的這一天,一位81歲台籍老兵-許昭榮在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紀念碑前自焚;聽到「自焚」兩個字,心裡不禁心裡又一陣心酸,在不久前,我的一位朋友「廖述炘」也因政治因素選擇自焚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我住在高雄的關係,朋友向我問及此事,對於這位台籍老兵許昭榮我沒有任何的了解,我甚至不清楚「台籍老兵」的淵源,於是我向長輩詢問有關的資訊,大概獲悉一些眉目。

  高雄文化局在事後發行一本許昭榮的紀念冊,標題寫著「寧願燒盡、不願鏽壞」,光看這八個字,心中突然就湧起無限感傷,雖然他那個年代發生的歷史,我們這一代無法深刻了解,但看了這本記錄,我不禁潸然淚下,其故事有如228一樣悲慘,我,再次深刻明瞭國民黨的惡行惡狀及毫無人性的猖狂。

以下是我於閱讀此書後,擷取部份內容做簡短的敘述:

  所謂「台籍老兵」即當年國民黨以欺騙極惡的手段,將台灣的青年強押至中國北方參加國共內戰,這些青年沒有訓練沒有武器,就被送往殺戮戰場,不知為誰而戰、為誰而死;他們在雪地行軍,在圍剿中彈,在荒野埋骨,成為異鄉孤魂;倖存的台灣兵,無法回到自己的故鄉台灣,在國民黨不認帳、共產黨不喜歡的情況下,只能夾縫生存,台灣兵的生命有如螞蟻一般輕微,只有少數倖存的台灣兵,直到1989年才被允許回到台灣。

  許昭榮,1928年出生於屏東枋寮鄉水底寮,他和原國軍台籍老兵一樣,有著一段坎坷悲慘的人生,他先後被迫加入日本軍、國民兵,曾兩度進入黑牢,又於海外聲援施明德,而淪為政治難民,後來受到加拿大政府政治庇護,並耗盡餘力尋找尚居住中國的老戰友;出過一本「台籍老兵血淚恨」,記錄著他這一生的無奈、坎坷、曲折的血淚史。有生之年極力向政府爭取老兵權益及記錄這段被人隱瞞及遺忘的歷史,在他多年奔走請願的努力下,終於高雄市政府在旗津海岸公園設立『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他更自掏腰包在公園設立『台灣無名英雄戰士紀念碑」,此碑對望著台灣海峽的對岸當時的戰場,牽引飄盪在異鄉的魂魄,希望無數戰死於南洋、中國的冤魂,企盼歸鄉的魂魄能得到安息。

  去年高雄市議會要求將「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的名稱改成「和平紀念公園」,並增建八二三砲戰紀念碑,許昭榮認為這是對台籍老兵紀念意義稀釋,而不足告慰台籍老兵的英靈,更感嘆三軍統帥陳水扁總統及謝長廷市長於執政八年內,漠視戰歿的台籍國軍英靈且未能親自致祭,於是他選擇在520國民黨再度執政的這天,用最悲烈的方式結束自己的一生。


  近來,透過姚文智局長有幸認識王明哲老師,我從王老師那裡大略聽到一些許昭榮的故事;許昭榮和王明哲老師是多年的好朋友,生前常常小聚長聊,聽過王明哲老師的歌的人都知道,其歌曲記錄著台灣一路走來的美麗與哀愁,王老師在痛失好友的悲慟下,做了一首歌「天堂相見」紀念許昭榮,6/29在王明哲老師新專輯發表會的當天,老師在演唱這首歌時,心中無限哀痛,多次哽咽無法繼續演唱,台下的聽眾包括陳水扁總統都感受到這份悲慟 (不知道當時的陳總統是否後悔沒有在八年任期內為台灣老兵做更多..)。

  曾經有人問我,為何像我這樣的女生會對政治熱衷,問我是否為228受難家屬?或許這樣的想法有點偏激,我想,台灣經歷這麼多的苦難,到至今還要受中國的打壓,連國際地位都沒有,身為台灣人難道不該守護這片土地,台灣人不是次等公民,我們未曾經歷過悲慘的歷史年代,但我們有權知道歷史的真相,那些犧牲的生命不能被抹煞,國民黨逃避責任不願承認歷史,對於後代子孫的教育政策更是刻意隱瞞扭曲,造成現今的社會只有藍綠沒有是非的價值觀。

  如今國民黨再度執政,我無法了解台灣人至今仍舊支持外來政權的想法,或許是民進黨8年未能符合台灣人的期待、或許是統媒造神洗腦造就了國民黨愛台灣的假象、顛倒是非的報導毀滅了民進黨,更或許是有如許昭榮在寫給朋友周振英博士的遺書中寫的一段話,「三月二十二日的敗選,不只是陳水扁及民進黨的敗戰,在我看來是台灣住民再度被世界中視為劣等的台灣民族。」

  在此為所有台籍老兵致上最高的敬意,也希望許昭榮先生在天之靈能安息!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7/06/2008 and is filed under ,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4 意見:

On 2008年7月6日 下午1:25:00 , 奶神 提到...

好文

請投稿

 
On 2008年7月6日 下午10:59:00 , Tammy 提到...

投稿哪裡好呢?

 
On 2009年8月7日 下午3:30:00 , 素素 提到...

對阿我也被質疑為何如此的激動.因為我體會到這些長輩的悲傷!

 
On 2009年8月10日 上午1:35:00 , Tammy 提到...

感謝素素也能有如此體會。這些時代的悲劇,是台灣人永遠的痛;只期望這些歷史能夠永遠流傳,讓下一代明瞭祖先們經歷的過程。